2014年经济前景可期

在欧洲、美国复甦及大陆稳定的基础上,外需稳定成长。至于内需方面,近期股市日均成交量平均在900亿元以上,股价指数也站稳9000点以上,国民经济信心转趋乐观,就业市场改善,物价相对稳定,消费意愿回升,加上利率仍处低档,金融情势宽鬆,皆有助于推升内需成长,今年经济成长率「保三」达标应不是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长久以来国内的就业与投资之间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关係,也就是说,当民间投资增加时,创造许多就业机会,因此失业率就会降低;反之,如果民间投资不足,则在缺乏就业机会下,台湾的失业率就可能攀升。而今年以来,台湾就业市场持续改善, 103年4月失业人数为46万4千人,失业率为4.02%,失业率与失业人数仍属低点,其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与民间投资增加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至于在消费情况方面,据财政部统计资料显示,商业营业额自2013年9月开始,已连续11个月正成长,显示消费意愿回升,整体消费情况转趋乐观。从经济学的理论来看,民间消费佔GDP支出面接近六成,消费增加对于经济成长必然会有很明显的贡献。

在通货膨胀方面,长久以来我国的通货膨胀的情况一直都温和稳定,去年台湾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0.79%,低于美国1.5%、欧元区1.4%、韩国1.3%、香港4.3%及新加坡2.4%。

政府施政渐入佳境,经济呈现正向循环令人欣喜,但我国经济仍有许多问题仍待解决,笔者就民众较关心的几个议题抛砖引玉,提出一些想法,期能供政府未来施政参考。

首先,受薪阶级平均薪资已停滞16年,引发「低薪是国耻」的民怨,要求调薪呼声四起。2014年2月上旬,继新北市长朱立伦率先提出调整假期拚经济的主张以后,台北市长郝龙斌再带头为临时雇员加薪,并希望中央重新检讨最低基本工资;行政院长江宜桦随即以三种方案增加放假天数,要求劳动部研究透过各种政策工具,鼓励企业加薪。

过去台湾效法日本的派遣制度,确实大幅减少政府及企业人事成本,但企业没有调薪的压力,使得薪资停滞,富人在产出的财富中分得太多,中产或中下阶层分得太少,贫富差距扩大。多数消费者不得不为今后的教育、养老甚高房价尽可能多存钱,一旦这种力量广泛发酵,民间消费佔GDP支出面接近六成,内需市场自然不佳,进而影响国人经济信心。

台湾关键的问题是「财富分配」,提高薪资所得,才能有助于贫富差距的改善,并让国家经济与社会往正途发展。建议政府除可借镜日本经验,针对优先加薪企业给予减税或抵税的「胡萝蔔」外,更应拟定10年期的基本工资调整计画,改善或终止派遣制度,方能建立合理的分配制度,实现经济整体均衡。

其次,都会区房价飙涨。台湾都会区房价于近10年来不断飙涨,如今,台北市房价所得比已高达15倍,房贷负担率超过百分之四十,成为受薪阶级无法承受之重,也进一步压缩普通家庭的消费。不可讳言,政府从过去至今,端出不少打房政策,从土增税、奢侈税、实价登录、豪宅税、囤房税到拟实施的「房地合一,实价课税」,却未能打到真正属于高资产的富人;而大部分国家认为有效的大幅调升利率政策,美国的次贷风暴及日本房市的泡沬化殷鉴不远,央行亦不敢轻举妄动。

房价高涨不仅抑制家庭消费,造成年轻世代相对的被剥夺感,更引发所得分配、财富分配的恶化。因此,如何去抑制都会地区,尤其是大台北地区房价高涨的问题,应该是政府部门要立即去面对的另外一个重要的课题。

三是部分食品、水果与外食近期涨幅较大,甚至成为重大民怨之一。物价为平均数的概念,有些涨、有些跌,但民生物资的涨幅民众感受较深,产生CPI与民众感受有显着出入之结果。未来政府可在遵行市场机制之前提下,由公平会统合各部门通力合作,对一般性物价异常上涨,查缉有无垄断、囤货或联合涨价行为,一方面可依法调查业者违法证据做为裁罚依据,另一方面透过市场行情调查,也能对于有意以不正当方式造成物价波动之业者发挥一定的吓阻作用。

最后,「推动服务产业转型,强化服务产业竞争力」。我国服务业约佔国内生产毛额69.5%,产值贡献却不到3成,服务业的贡献度有待大幅提升;此外,我国服务业佔GDP的69.5%,但创造就业比率却仅有58%,相对于英美佔GDP约79%,创造就业比例也大约为79%,显见台湾服务业在创造工作机会上未来还有很大成长空间。

提高台湾服务业的附加价值,不仅能有效创造工作机会、降低失业率;才能够雨露均霑,让全民薪资报酬提高,而《两岸服贸协议》及《自由经济示範区》正是最佳利器,前者利用台湾服务业领先的优势让台湾的服务业走出去,善用大陆市场,后者透过法规的鬆绑来留钱跟留人。我们衷心期盼国民两党能为抛弃歧见,共同解决问题,为国家昌盛富裕贡献心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